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

北京画院李可染专题展:五十年绘牛图史

时间:2021-09-15 08:03:17编辑:[db:作者]

2012年12月5日,北京画院美术馆推出了以李可染牧牛系列作品作为专题的展览“临风听蝉——李可染的世界系列作品展(牧牛篇)”,这也是北京画院计划连续五年推出的“李可染的世界系列作品展”的第三个专题展。展览展出了李可染自上世纪四十年代至八十年代之间以牧牛为创作题材的精品力作60余幅。

展览开幕式上,李可染夫人、李可染画院院长邹佩珠女士回忆了李可染画牛的故事,她介绍说李可染对于牛的描绘源于上世纪四十年代在重庆的故事,当时李可染住在重庆金刚坡乡下农民的家里,而住房紧邻着牛棚,当时的房屋以木质结构为主,对于牛的声音和动态的了解就从这些木质结构的缝隙里开始。

北京画院李可染专题展:五十年绘牛图史

秋林放牧图 69cm×46cm 1984年

北京画院李可染专题展:五十年绘牛图史

铁骨红心 69.5cm×45.5cm 1984年

李可染自己也在回忆录里谈到:“一头壮大的水牛,天天见面,它白天出去耕地,夜间吃草、喘气、啃题、蹭痒我都听得清清楚楚。记得鲁迅曾把自己比做吃草、挤奶血的牛,过摩托写过一篇《水牛赞》,世界上有不少对人民有贡献的艺术家、科学家把自己比做牛,我觉得牛不仅具有终生辛勤劳动、鞠躬尽瘁的品质,它的形象也着实可爱。于是就以我的邻居作模特,开始用水墨画起牛来了。”邹佩珠介绍,她对于李可染的敬佩也源于李可染所散发出的鞠躬尽瘁的精神和品质。

[page]

以史为线,梳理绘牛图史

本次展览以史为线,在展览的第一部分完整的梳理出中国美术史上出现的绘牛作品。牛,是人类最重要的动物朋友之一,从远古一路走来,早在商周时期,青铜器上便出现了以牛为原型的大量饕餮纹饰;从沧源岩画中的牵牛图到嘉峪关画像石上的耕牛图;从唐代韩滉存世作品《五牛图》到南宋阎次平《四季牧放图》,古代画家画牛作品表现了画家对身边生活敏锐细致的观察和对于牛的盎然兴趣。

元明清文人画家笔下也有牛的形象,但鲜有专擅画牛的名家。直至近世,牛马等动物形象再度进入画家视野,徐悲鸿、刘海粟、潘天寿、黄胄等人均有画牛作品,独以李可染作品居多,成为他艺术成就的重要组成部分。

北京画院李可染专题展:五十年绘牛图史

浅塘渡牛图 68.5cm×45.5cm 1982年

北京画院李可染专题展:五十年绘牛图史

犟牛图 67.5cm×45cm 1962年

以心入画,书写画史谱篇章

李可染画牛始于四十年代初,那时他住重庆金刚坡一家农舍里,夜深人静时就听到对面牛棚里的老水牛吃草的声音。那是房东的牛,每天由一个几岁的孩子放牧。他由牛想到了人生和人生的意义,想起鲁迅的话“我吃的是草,挤的是奶。”于是他开始细心地观察水牛,发现南方的水牛比北方的老黄牛骨骼体态富于变化,宜于用水墨画来变现,而水牛的温顺、勤劳也正和他所追求的做人品格相一致。于是萌生了画牛的想法,并借以寓寄自己的情感和人格理想。在半个世纪的艺术创作中,可染先生对牧牛系列作品赋予了浓郁的诗意、寄以朴厚的深情。

[page]

如果说李可染早期的牧牛图作品中袒露给观众是个性情中人,诙谐幽默、葆有童心,是一个艺术家必有的天真;那么在李可染主攻山水画之后,我们看到他追求的都是崇高严肃的东西,他性格中的天真需要有一个适当的渠道来表达发泄,牧童和牛就成了很好的对象和载体。雄伟的山水是他对精神的不断升华,牧童与牛是他的灵魂不断净化。在 “峰高无坦途”的山水画革新路上,不时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也算是很好的劳逸搭配,这反映出李可染生命情调的两个侧面。

山水田园,艺术探索开新境

牧童与牛这一题材是在李可染先生在人到中年后很重要的感情寄托,同时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利用它不断试验一些新奇的章法和笔墨。他在牧牛图中的笔墨是最大胆、最豪放、最无所顾忌的,章法结构也最新奇。因为画牧牛图的时候,他的心情最放松、最无负担,所以他往往能画得随心所欲。因此,李可染的一些笔精墨妙之作,常常出现在牧牛图系列之中。正如王明明院长在前言中写到:作为一位山水画大师,李可染在山水画创作之余进行牧牛图的创作,不仅缘于心中的情结,其牧牛图创作也对其山水画创作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李可染的牧牛图经过了一个从忠实于形象的真实,到不拘于形似的过程,不断地提炼概括,简化不必要的细节。他晚年的山水制作过程看似复杂,但呈现出的效果却非常简约,这无疑是他平时不断练习书法与画牛的结果。

此次以李可染先生牧牛图系列作品为专题集中展示,让观众领略李可染对中国画深切的感悟、细细体味有别于“李家山水”的笔墨意蕴。从展览上我们发现李可染通过半个世纪风格流变其作品的意义远超出具象的牛,已经升华为一种精神和力量的永恒象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