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

古代人竟然吃人肉,血腥残暴!

时间:2019-03-24 20:45:42编辑:梓岚

看到标题的亲们是不是感到非常震惊,毛骨悚然?古代竟然有人吃人肉!想想都觉得害怕,那么古代人为什么要吃人肉呢?

崇祯九年(1636)夏天,阮大铖在当涂曹履吉处完成了新剧《牟尼合》三十六出。《牟尼合》的故事,很残忍,也很玄——麻叔谋的凶残,挑战了人类的底线——他喜好将婴儿蒸食,封某便投其所好,并抓到了佛珠。

萧思远妻荀氏,曾将牟尼珠和题诗,藏于子身。王僩恰为麻叔谋副中军,救出了佛珠。被追途中,弃佛珠于白衣庵,被盐商令狐所救,并改名为佛赐。

《牟尼合》中最血腥的情节,当是麻叔谋吃人,并且是写实而不是虚构。麻叔谋乃是胡人,隋朝官吏,隋炀帝时期的开河督都护,负责督造大运河。麻叔谋负责世界级的重点工程建设,送点钱财美女感动不了他,送海量的小孩供他享用才有效果。

《曲海总目提要》所引的《开河记》,揭示了凶残的另一层:“宁陵下马村陶榔儿,家中巨富,兄弟皆凶悖。以祖父茔域傍河道二丈余,虑其发掘,乃盗他人孩儿,年三四岁者,杀之。去头足蒸熟,献麻叔谋,咀嚼香美,迥异于羊羔,爱慕不已。

召诘榔儿,榔儿乘醉泄其事。及醒,叔谋乃以金十两与榔儿,又令役夫置一河曲护其茔域。榔儿兄弟自后每盗以献,所获甚厚。贫民有知者,竞窃人家子以献求赐。襄邑宁陵睢阳界,所失孩儿数百,冤痛哀声,日夕不辍。

虎贲郎将段达为中门使,掌四方表奏事。叔谋令家奴黄金窟,将金一埒赠与。凡有上表及讼食子者,不讯其词理,并令笞背四十,押出洛阳。道中死者,十有七八。时令狐达知之,潜令人收儿骨,未及数日已盈车。

于是城市村坊之民,有孩儿者,家置木柜,铁裹其缝,每夜置子于柜中锁之。全家秉烛围守,至明开柜,见子即长幼皆贺。”

——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底线,也够实事求是了:只要见到自己的子女没有被官员煮食,就是一桩天大的喜事。中国的恶官为什么是一小撮?因为实在养不了一大撮!一幅惨无人道的食儿图,挑战了人们对社会腐败的智力想象,阮大铖呈现的官场凶残与社会黑暗,无以复加。

现实的描写,超现实的幻想情节,反映正直善良书生无辜受害以至妻离子散的悲惨命运,从而使全剧笼罩着浓厚的悲剧气氛。阮大铖“借机说法,游戏三昧”,以宗教诠释人生苦难,这种被人习惯称作“消极、悲观”的东西,恰恰捅中了这个社会的本质。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中,也有类似的记载:明末清初,河南等地饱受天灾与战祸之苦,百姓纷纷将妻子儿女作为“菜人”,卖给他人食用。有位商人走进一家饭馆,店家便牵出两位女子,让厨子“快快卸一条胳膊”,让商人食用。

以上皆为文人记述,而正史中“人相食”的记载同样非常普遍。《汉书·食货志》载:“汉兴,接秦之敝,诸侯并起,民失作业,而大饥馑。凡米石五千,人相食,死者过半。”《北齐书》中的高洋,《宋史》中的王继勋,都有吃人的嗜好。

唐朝末年,很多人吃不起饭,只有吃“廉价”的人。梁王朱温、岐王李茂贞同时做起了皇帝梦,并且都想到了“挟天子以令诸侯”。天复元年(901年),朱温上表请昭宗迁都洛阳,驾临自己的势力范围;李茂贞当然想昭宗去自己的地盘凤翔,但李茂贞的运气好,宦官韩全诲劫持了昭宗,送到了李茂贞这里。这一下,朱温当然就不干了。

朱温(85—912),又名朱全忠、朱晃,宋州砀山人。咸通十一年(870年),朱温参加了王仙芝、黄巢领导的农民起义军,后归附唐军。因镇压义军有功,唐僖宗赐名全忠,后又进封梁王,成为唐末最大的割居势力。

李茂贞(856—924),原名宋文通,字正臣,深州博野人。宋文通初入镇州博野军,以军功一路升迁,又以护驾之功拜武定节度使,并改名李茂贞,后获封岐王,也成为一大藩镇军阀。

朱温率军攻打李茂贞,将凤翔给围困了。朱温的实力比李茂贞强,李茂贞不敢硬拼,便龟缩凤翔城。一攻一守,两人就耗上了。耗了一年,凤翔的粮食自然没有了,人肉自然就“上市”。《资治通鉴》载:凤翔守军、百姓饿死不计其数,“市中卖人肉,斤直钱百,犬肉直五百。”

由于狗肉的价格是人肉的五倍,这群图谋天下的人便吃上了人肉!